位於臺北市內湖區金湖路牙齒矯正

楊甦棣在15日於華盛頓舉辦的全球台灣研究中心(Global Taiwan Institute)美國對台政策研討會中致詞提及牙齒矯正,自己在擔任 AIT 台北辦事處處長任內便極力爭取讓美國陸戰隊進駐 AIT,並計劃在 AIT 新大樓打造一個 「陸戰隊之家」(Marine House)。他表示,這是美國對台灣的承諾,「具象徵性的表示」,同時指陸戰隊之家也是美國駐外人員應得的待遇,各國外交館舍都配備有此社交中心,「台北也會有」。
對此消息,台灣外交部長李大維16日中午只簡短回應,「這件事要請 AIT 來說明」;台北駐美代表高碩泰則表示,這是美國為了海外外交人員安全所進行的改變,外界不必過度解讀。
楊甦棣指希望能在新址打造陸戰隊之家(Marine House)。圖為正在興建的美國在臺協會臺北辦事處新館舍,位於臺北市內湖區金湖路。
楊甦棣指希望能在新址打造陸戰隊之家(Marine House)。圖為正在興建的美國在臺協會臺北辦事處新館舍,位於臺北市內湖區金湖路。網上圖片
過去美國陸戰隊進駐 AIT 的討論曾在 AIT 新址工程招標時就引起媒體關注。分析指出,此舉形同美國將 AIT 視同駐外使館,對兩國關係在象徵性意義上有重大轉變。政大國關中心美歐所研究員嚴震生認為,美國提升武官層級,意味今後台美關係會更密切,特別在軍事交流上會更頻繁;中國文化大學政治系特聘講座教授陳一新則認為,美國此舉應是因應加強反恐怖主義的需要,不過也象徵台美關係的「一小步」進展牙齒矯正。

Posted in 英檢, 雅思 | Leave a comment

對台美關係具有重大象徵意義牙齒矯正

43 億澳幣牙齒矯正
澳洲政府已於去年設立專項資金,為大約6000名兒童性虐受害者每人支付15萬澳幣(約合11.5萬美元)的賠償金,這一項目預計將耗資43億澳幣(約合33億美元)。
聲音
天主教神職人員給上帝帶來了壞名聲……一直以來他們做的都是隱藏犯罪者、將他們調走,絲毫不考慮其他孩子也會成為受害者並承受悲慘的命運。他們沒有仁慈,沒有悔恨。什麼都沒有。
2個女兒都曾被性虐、其中一人因此死亡的 Chrissie Foster
如果時有發生的天主教虐童事件不會讓你質疑天主教本身,那麼請以同樣的邏輯面對穆斯林。
前美國在台協會(AIT)台北辦事處處長楊甦棣(Stephen Young)2月16日透露,美國在台協會新址於台北內湖啟用後,美國將會以駐外使館配套規格派遣陸戰隊駐守。有別於過去美國強調美國在台協會僅是對台民間機構,楊甦棣認為此舉對台美關係具有重大象徵意義。
美國一向會派遣陸戰隊負責維護外國使領安全,但在台美於1979年斷交後,AIT 便無陸戰隊駐守。據中央社報導,美國在2005年已派武官人員進駐 AIT 台北辦事處,但由於美國一再強調與台灣為「非官方關係」,視牙齒矯正AIT 為非營利性民間機構,因而這些武官與台灣派駐華府的武官一樣不著軍服。
美國在台協會
美國在台協會(英語:American Institute in Taiwan,縮寫為AIT),是美國國務院根據《臺灣關係法》(Taiwan Relation Act)並依據哥倫比亞特區法律所設置的民間非營利組織。成立於1979年台灣斷交後,其功能是為了因應美國與臺灣治理當局沒有邦交以及美國政府的一個中國政策等因素。協會除名稱與機構性質外,臺北辦事處實質辦理相當於美國大使館的館務。(資料來自維基百科,百科內容以 CC BY-SA 3.0 授權)

Posted in 日本留學, 美國留學 | Leave a comment

使我們羞愧的罪惡牙齒矯正

這些數據令人震驚牙齒矯正,它們是悲劇,它們無法原諒……作為天主教徒我感到羞愧。
「真相、正義、療癒委員會」主席 Francis A. Sullivan
目前皇家調查委員會正處於調查涉事神職人員和機構回應辦法的最後階段,最後三週的調查重點將是犯罪的文化原因,以及目前教會的兒童保護措施和回應過往案例的方式。雪梨(Sydney)、墨爾本(Melbourne)、坎培拉(Canberra)、布里斯班(Brisbane)、珀斯(Perth)等澳洲主要大城市的主教都將在未來幾週出庭作證。布里斯班主教 Mark Coleridge 在一段音頻中表示,未來三週也許會令人沮喪和震驚,「但這也是一個我們將現在正在做的和未來將要做的更好的事講述給大家的機會。」
澳洲大主教 Denis Hart 上週曾發布公開信,指兒童性虐醜聞是「使我們羞愧的罪惡」,並代表天主教會致歉。
此前,梵蒂岡經濟秘書處主席、澳洲籍樞機主教喬治•佩爾(George Pell)也曾出庭作證,並因為其在1996年到2001年間擔任墨爾本總教區總主教時曾提議修改處理性虐投訴的系統而接受獨立調查。儘管被指轄區內曾出現嚴重的兒童性虐,佩爾在去年2月出庭時辯稱自己當時並不知情,並強調教會高層包庇性虐指控的做法「不可接受」,大規模的性虐醜聞對受害者和教會來說都是「災難」。「我不是在這裏為捍衞那些不可原諒的事情。教會已經犯下很多錯,並正試着修復它們牙齒矯正。」

Posted in 日本留學, 美國留學 | Leave a comment

令人失望得相似牙齒矯正

據協助調查的律師 Gail Furness 指牙齒矯正,在1980年到2015年間,有4444名童兒遭性虐與93個天主教機構有關,受害男孩的平均年齡為10.5歲,受害女孩的平均年齡為11.6歲;目前被控犯罪並已明確身份的共有1880人,其中572人是神父,其他性虐者則包括修士、修女和教友。在性虐問題最嚴重的聖若望神兄弟會(St John of God Brothers),40%的修士都涉嫌性虐兒童。從全國範圍來看,在1950年到2015年間,被控性虐兒童的天主教神父佔全國總數的7%。
60 %
在皇家調查委員會調查的性虐待案例中,60%都發生在宗教機構。
除了交代駭人聽聞的性虐數據,Furness 還譴責澳洲教會在此前的調查中蓄意隱瞞。她提及2014年教廷回應調查請求時曾表示「不會也不合適提供信息」,而澳洲教區的回應「令人失望得相似」。此外,Furness 還稱教廷在過去獲悉指控時也只是百般遮掩,既未展開調查,也未告知教徒。
兒童被忽視,更糟的情況下甚至被懲罰。指控沒有被調查,涉案神父和修士只是被調走,他們調去的教區和團體對這些人的過去一無所知。沒有保留報告或是它們已被銷毀。保守秘密和遮掩問題成為主流牙齒矯正。
調查律師 Gail Furness
代表澳洲教區出席報告會的「真相、正義、療癒委員會」(Truth, Justice and Healing Council)主席 Francis A. Sullivan 表示,這些數據既是對涉案神職人員的控訴,也反映出教會領袖未能依照法律處理性虐者,損害了神職人員的形象和可信度。Sullivan 介紹了教會檢討制度和輓回形象的關鍵項目,包括設立負責審計和報告執行兒童保護標準狀況的部門,重訪受害者,推動全國補償計劃,僱傭新的職業標準官員,以及加強兒童保護的措施和步驟等。

Posted in 日本留學, 澳洲留學 | Leave a comment

受害人平均獲償9萬澳元牙齒矯正

最新動態牙齒矯正
當地時間2月16日,澳洲天主教會代表在出席一場聽證會上表示牙齒矯正,1980年到2015年間累計為兒童性虐案例支付過2760萬澳元(約合2130萬美元)的賠償。而在4445名兒童性虐事件當事人中,共有3066位曾接受過來自教會的貨幣或其他形式的補償,受害人平均獲償9萬澳元(約7萬美元)。
為其中460名受害人提供協助的善意基金會(Good Faith Foundation)首席執行官 Helen Last 指,面對這些案例,澳洲不同教區的處理過程和補償標準存在很大差異,導致「極為不公正和不平等」的現象出現,因此訂立全國性的賠償標準及體系十分必要。
協助澳洲皇家調查委員會(Royal Commission into Institutional Responses to Child Sexual Abuse)處理此案的律師 Gail Furness 則指出,從已接觸到的案例來看,性虐受害者發起申訴的時間距離受害時間平均長達33年,而受害者需要越過巨大的心理障礙才會上報案例,這也意味着實際受害人數可能遠遠不止4445人。
澳洲政府此前已表示,將在2018年啟動規模約43億澳元(約33億美元)的性虐受害者補償計劃。
2月7日報導:調查指65年間澳洲7%天主教神職人員涉嫌性虐待兒童
還記得上屆奧斯卡最佳影片《焦點追擊》(Spotlight)中神職人員大規模性虐兒童、教會系統性包庇醜聞的震撼新聞嗎?同樣的罪惡也發生在澳洲。當地時間2月6日,設立於2013年,負責調查學校、體育俱樂部、宗教組織等機構對孩童被性虐事件處理情況的皇家調查委員會(Royal Commission into Institutional Responses to Child Sexual Abuse),牙齒矯正首次披露了過去數十年澳洲天主教區性虐待兒童的數據。

Posted in IELTS, 托福 | Leave a comment

並對這一選擇感到無奈醫院看護

香港已連續第6年被美國物業顧問機構 Demographia 評為全球樓價最難負擔的城市,去年第三季的樓價中位數達到家庭年收入中位數的19倍,相當於不吃不喝19年才能完成供樓。有調查發現,一些香港新婚夫妻為了儲錢買樓、省下租房費用,選擇在婚後回到各自的家裏居住,到了周末才和伴侶一起生活,形成了「婚後分居」的特殊現象醫院看護。
有新婚夫婦渴望置業但又不願意負擔昂貴租金,削弱儲錢能力,一些婚後分居的個案正陸續出現。
香港集思會報告
香港集思會(Hong Kong Ideas Centre)在2015年1月至3月進行了一項調查,通過電話成功訪問了1505名15至39歲的香港年輕人,並進行了聚焦小組和深入訪談,後於同年發布了報告《香港年輕人的處境和訴求》。
報告顯示,房屋問題是年輕人最關心的問題,不僅影響他們的發展空間,也影響他們婚後的生活模式。
一位在電訊行業從事推廣工作的受訪者表示,自己和未婚夫很想買樓,認為租樓等於「幫人供樓」、沒有意義;為了儲夠40萬港元首付,兩人決定在婚後分居兩年,各自居住在原來的家中,並對這一選擇感到無奈。
另一對受訪夫妻男方在紀律部隊工作,女方在銀行工作,他們並不打算買樓,而是想等政府分配公務員宿舍。但他們同樣不願租樓,因此在婚後分居了1年,1年後女方又搬到了男方家居住。他們也想生孩子,醫院看護但認為在與家人同住且地方狹小的情況下,生孩子只能是「奢望」。

Posted in 英檢, 雅思 | Leave a comment

看似無拘無束的獨居生活醫院看護

南韓健康增進開發院研究人員指出醫院看護,2014年南韓「一人戶」中將近一半(45.1%)為低收入階層,遠高於「二人戶」及「多人戶」的低收入比例(10.9%),「一人戶」中的高收入階層則僅為13%。「一人戶」也包括已經失去工作能力的獨居老人,但除了他們之外,越來越多的年輕人選擇晚婚、甚至不婚對於「一人戶」不斷增加起到愈發重要的作用。「一人戶」中30歲以下與30-40歲的群體分別佔到18.2%以及18.3%,是整個「一人戶」中佔比最多的年齡層,首爾市「一人戶」佔比最多的年齡段,男女均為25-29歲。
相較於想要不被束縛而不結婚的華麗單身族,更多的獨居青年則是充滿了無奈。南韓統計廳發布的「2016年雇傭動向」報告顯示,15至29歲青年失業率為9.8%,達43.5萬人,創16年來的新高。南韓經濟不振,可以提供優質崗位的代表性產業製造業陷入持續低迷,企業不招聘新人,讓許多年輕人面臨「畢業即失業」的尷尬局面。餐飲、住宿、零售、建築等行業的就業人數雖然在增加,但多為非正式工,工資也很低。房價上漲、就業難等原因,結婚對於許多年輕人來講成為了「想都不敢想」的事情。早在幾年前開始,南韓年輕人中就有「三拋世代」的說法,他們將自己形容為拋棄了戀愛、結婚,生子的世代,後來,還有拋棄了人際關係與買房的「五拋世代」,到今天更有人稱自己為連夢想與希望的拋棄的「七拋世代」。
「我爸媽已經開始催婚了,不是我不想結,而是還沒準備好,怎麼買房子呢,怎麼養孩子呢。」惠真苦笑著說道,「我還是適合叫個外賣,看看綜藝吧。」
看似無拘無束的獨居生活,也許對於許多人來講則是無奈的選擇醫院看護。

Posted in 澳洲留學, 英檢 | Leave a comment

表露出任何無奈或是孤單的樣子醫院看護

點開app,主頁的第一個分類選項就是「一人餐」,裏面的種類從炸雞醫院看護、中華料理、傳統韓餐,到快餐,也算豐富,起送價普遍在七八千韓幣左右,最高也只有一萬韓幣(約九美元),不收外送費,「以前炸醬麵都是兩份起送,現在一人份也很好叫」。
南韓「一人家族」佔全國整個家庭的27.2%,並且其中一半是未就業的狀態。圖為南韓求職者在招聘會上找尋工作。
南韓「一人家族」佔全國整個家庭的34.8%,並且其中一半是未就業的狀態。圖為南韓求職者在招聘會上找尋工作。攝:Chung Sung-Jun/Getty Images
「一直到去年,我還是有些不自在」,惠真說道,「但我最近有時也會自己出去吃飯,因為有時週末在家除了跟外賣師傅說句謝謝之外,就沒人可以講話了。」
說這話時,惠真顯得很平淡,並未表露出任何無奈或是孤單的樣子。
「你知道《我獨自生活》?那是我每週必看的綜藝節目」,聊到一半,惠真突然問道,惠真口中的《我獨自生活》是一檔南韓的綜藝節目,每週紀錄南韓藝人的獨居生活。除了這檔節目之外,還有《我討厭的兒子》、《我耳邊的糖果》等等,全部都是講述單身藝人的「一人戶」生活。這些節目中的「一人戶」形象不再是可憐或孤單的,更多傳達出的是「一個人也可以過得很開心」。「我有時候覺得很有共鳴,但有時又覺得,即便大家都是獨居,但人和人之間的差距真的好大,會覺得很失落。」惠真說道。的確,電視裏的獨居藝人住在千呎豪宅中,與十平米的獨居生活並不能相提並論。
相較於可以時常獨自去觀看電影醫院看護、獨自去旅行的華麗「一人戶」,因生計而犯愁的「一人戶」才是主流。

Posted in 日本留學, 美國留學 | Leave a comment

保證金往往是一個月房租的幾十倍醫院看護

「獨族」意味著很多事情需要獨自面對醫院看護。剛來到首爾時,惠真還沒有足夠的錢可以租房子,南韓的月租房除了每月的房租,還需要繳付保證金,會在退租時還給租客,保證金往往是一個月房租的幾十倍。「先跟父母借了錢繳了保證金,之後再用工資交房租,再一點一點還爸媽的錢」,惠真說道,「但這樣真的就存不了什麼錢了呢」。這也是至今她還住在地下一層的原因。地下一層的房子要比地上的便宜得多。惠珍所租住的房子是一間開放式的一室戶,大概在十平方米左右,每月的房租是25萬韓幣(約合220美元),外加500萬韓幣(約合4340美元)的保證金。
每天九點下班後,她便會在回家的路上走進便利店,挑選晚餐,分布密度極高的南韓便利店可以稱得上是小型餐廳,多半配有餐桌、椅子,熱水、微波爐一應俱全。天氣變暖,便利店外又會擺出露天座位,也成了一個人小酌一杯的最佳場所。有時累得連便利店也懶得去,惠真就直接在家叫外賣,「癱在家裏一邊吃東西,一邊看電視是最享受的時刻」,她笑著說,「我自己在家很少煮飯,偶爾煮個拉麵吃吧」。民以食為天,南韓發達的外賣行業為這類「一人戶」解決了最大障礙。
外賣可以說是深入南韓社會生活的一種現象,一天24小時,只要身在市區,就不怕叫不到東西。對於不喜歡講話的人來講,又有許多應用程式app可供點餐,「我都是用這個,叫yogiyo的app,很好用」,醫院看護惠真指著手機屏幕上一個紅底白圖的圖案說道。

Posted in 日本留學, 澳洲留學 | Leave a comment

生活方式逐漸成為潮流醫院看護

情人節前兩天的週日醫院看護,首爾江南區一家電影院,《La La Land》(港譯:星聲夢裏人)雖已上映逾兩月,週末場仍是爆滿。不過,等待入場的隊伍中,不少是獨自捧著爆谷的年輕人。據南韓企業CJ旗下的影院CGV統計,南韓觀眾中,「一個人看電影」的比例由2012年的7.7%增至去年的13.3%,幾乎增長了一倍。曾經在網上盛傳的網民自製「國際孤獨等級表」中,「一個人看電影」排在第四級,但眼下在南韓年輕人中,這卻成了越來越普遍的事情。
有人說南韓是情侶的天堂,單身狗的地獄。擺滿可愛裝飾的咖啡店、遍佈鐘路區的小劇場、漂亮的漢江公園,所有看上去似乎都是為了情侶精心設計。而如今,這些看似適合情侶光顧的地方,卻出現越來越多「一人族」。一個人吃飯、一個人喝酒、一個人看電影、一個人喝咖啡、一個人逛公園的「獨族」越來越多,南韓正成為一個人生活也不錯的地方。
為了吸引「獨族」,許多商家也適時推出了單人餐單,必勝客在良才洞開設了專門面向單人顧客的門店;HOLLYS咖啡新增了單人座,推出了小號刨冰;許多餐廳也嘗試推出類似隔間的單人餐桌。
惠真是明洞一家美甲店的美甲師,她就是「獨族」一員。今年27歲的她獨自生活已經快四年,父母住在距離首爾市區將近300公里的蔚山市。她之前在蔚山一家電子公司做屏幕檢測,做了一年多之後,惠真就離職了。「我覺得學不到東西,想想還是要學門手藝,就來了首爾」,從此她便開始了獨居生活。首爾有許多年輕人跟她一樣,都算「背井離鄉」上京求學、工作,成為了739萬「一人戶」大軍中的一份子。根據南韓行政自治部的統計資料,截至去年,739萬「一人戶」佔全國2121萬戶的34.8%,成為了南韓最主流的家庭型態,「獨食」、「獨飲」、「獨影」等生活方式逐漸成為潮流。首爾大學消費趨勢研究中心發布的「趨勢KOREA2017」中就曾預測醫院看護,今年的十大消費趨勢之一就是「獨族」。

Posted in IELTS, 托福 | Leave a comment